幸运快三最新版本下载 www.jimzvq.com.cn 改革開放后,尤其是隨著醫改的啟動和發展,中國醫療機構總體進入了一個長達三十年的快速增長期。2018年,中國醫院總數33009家,醫院病床數6520千張,總病床數(加上基層衛生機構和專業公共衛生機構)8404千張,每千人醫院病床數為4.67張,每千人總病床數為6.02張。分別比1990年增加了130%, 249%,187%, 184% 和135%。

而在美國,醫院數量和醫院病床數走向卻是和中國絕然相反。 1980年到2015年期間,美國人口從2.27億增加到3.21億,其醫院數量從6965減少到5564,病床總數從1365千張減少到898千張,每千人床位數從6.01張減少到2.80張,降幅為53%。

兩相比較,目前中國人均醫院病床數比美國高出67%,人均總病床數是美國的兩倍。

與此同時,中國醫院的單體規模也越來越大。從2008年到2018年的十年間,三級醫院數量翻了一番,從1192家到2458家?!恫憑芳欽嘰癰鞔笠皆汗僂牘柿賢臣瞥齔?00家醫院擁有的床位數超過2500張,其中11家超過5000張,5家超過6000張。有“宇宙級醫院”之稱的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床位數突破1萬張。

毋庸置疑,隨著國家整體經濟繁榮和人民群眾對健康需求的提高,病床數量有一定的增長是必然的,也是可喜的。然而在中國人均醫療衛生開支不到美國十分之一的大環境下,是不是病床越多就越好?中國目前的病床數是剛剛好,仍然不足,還是已經過多?如果是已經過多卻不及時糾改,那么今后若干年內大量病床閑置和眾多醫院倒閉就不是杞人憂天。

是喜還是憂?中國人均病床數遠超美國-肽度TIMEDOO

是喜還是憂?中國人均病床數遠超美國-肽度TIMEDOO

首先來了解一下美國醫院和病床數的變化。

經過幾十年的演變,美國醫院規模普遍偏小,平均醫院病床數在160-170張之間。 2019年《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全美醫院排名榮譽榜上,位于加州的四家醫院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里根醫學中心,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學中心,西達-賽奈醫學中心和斯坦福大學醫學中心名列第6,7,8和12位,他們的床位數分別是520, 796, 876和630張。

2016年美國住院率為10.3%,平均住院周期是4.6天。

雖然沒有人會天真到預測美國醫院和病床會徹底消失,但鑒于美國醫院平均床位占用率在60%左右這個現實,以及下列五大因素的出現,存在和繼續,大多數學者和醫療從業人員認同美國病床數量會進一步下滑。

1)醫學科學轉化帶來的臨床診治手段和藥物的快速升級。

在診斷方面,上世紀七八十年代,CT掃描和核磁共振成像誕生并運用于臨床,后來又出現了人類基因測序;在治療方面,基因靶向治療,直線粒子加速器,艾滋病和癌癥的雞尾酒療法,冠脈支架,人工心臟,機器人協助的微創手術等被普遍應用在臨床上。這些新的臨床診治技術和藥物使得臨床診斷更準確,治療效果更好。許多以前需要住院治療的疾病現在通過醫院門診甚至醫生診所或第三方醫療機構就可以治愈;許多以前需要長期住院診治的疾病現在只需要短期住院。至于慢病管理基本上是在醫生診所甚至通過遠程醫療來進行。以常見的疝氣手術為例,過去需要住院3-5天,但現在日間手術中心或醫院門診就可以進行。

診治手段的變革帶來了美國的“無床醫院”。2014 年,紐約的蒙特菲奧雷衛生系統(Montefiore Health System)啟用了一所 12 層樓的門診外科醫院。除了12個比傳統醫院更先進的手術室外,這家沒有一張住院病床的新醫院還提供基本診療、專科醫生門診和影像檢驗服務等。

2)政府和商業醫保強有力的調控和導向。

在美國醫院變小變少的過程中,醫保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由美國政府和商業醫?;雇瞥齙拇蔥灤拖罩趾橢Ц痘乒睦攪品裉峁┱嘸憂考膊≡し籃徒】倒芾?。

醫?;沽斕甲糯喲潮歡摹鞍捶窀斗選鋇礁⒅匭屎橢柿康摹鞍醇壑蹈斗選鋇惱獬「錈?。 HMO(健康維護組織)和新興的ACO (分責性醫療組織)使用基本診療醫生作為守門員,采用按人頭或其他與價值掛鉤的包干付費形式,促使醫生和醫生集團不斷尋求醫療質量和服務成本的最佳平衡點,千方百計地減少患者使用醫院急診,門診,尤其是住院的次數,將大量的診療服務從住院轉向門診和醫院之外。

自誕生之日起,DRG(按病種群付費)就從根本上顛覆了醫療領域長期奉行的“按住院天數和診治量付費,多住多做就多得”的陳規。醫?;乖擻肈RG疾病分組并相對定額付費這一杠桿來鞭策醫院提高醫療診治效率和壓縮成本。美國醫療照顧計劃(Medicare)受保人平均住院天數從1982年(DRG實行前)的10.2天降低到2012年的5.2天。

奧巴馬醫改和特朗普總統推動的政策進一步加速了按價值付費的步伐。

3)臨床實踐的規范化和標準化。

在美國循證醫學,臨床路徑和臨床指導標準規范普遍地被醫院和醫生所接受并遵從。臨床路徑是指針對某一疾病所建立的一套綜合性的標準化治療模式和程序,是以循證醫學證據和臨床指導規范為基礎的。臨床路徑起到了規范醫療行為,減少變異,降低成本,提高質量的作用。

對醫院而言,新的行業評估標準如住院診斷和住院周期,院內交叉感染和再住院率等都成為其比較和發展的導航標。

4)第三方院外醫療機構的崛起和壯大。

醫學技術的進步,醫?;溝母芨俗饔?,臨床實踐的標準化和規范化,促生了美國日益壯大的第三方醫療力量。連鎖式化驗室,日間手術中心,輸注中心,透析站,影像中心,胃腸中心,康復機構等獨立于醫院之外,星羅棋布,為患者提供了便利和快捷的服務。

美國第一家日間手術中心在1970年開張,2009年美國政府醫療服務部門CMS開始頒發日間手術資格證書。 2017年美國已經有 5,602家日間手術中心,超過了醫院數目。

隨著癌癥治療手段的改善和副作用的減少, 80%以上美國癌癥患者的診治活動無需住院,而是在醫院門診或者醫院之外的社區癌癥(輸注)中心進行。

5)美國患者的就醫習慣的改變。

前面四個因素潛移默化地改變了美國患者的就醫習慣。 ?他們逐漸意識到很多以前他們認為必須要去醫院住院才能接受的診治服務,現在完全可以醫院門診,醫生診所,第三方醫療機構,甚至在“家庭病室”中,以更舒適,更經濟的方式獲得。

越來越多的美國患者在知道自己生命瀕終點時,自愿選擇出院回到家中,在親人陪伴下度過最后時光。

回過頭再看中國。除了醫院和病床數量增加之外,中國在采用新的醫療技術,提高醫療效益和效率方面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2018年全國醫院平均住院周期為9.3天,相比1992年16.2天的“峰值”,縮短了42.6%。住院周期的縮短體現在醫院病床使用率比前幾年有所下降。

是喜還是憂?中國人均病床數遠超美國-肽度TIMEDOO

造成目前中國病床數遠高于美國主要有三大原因:

1)在現行政策和制度下,中國醫院規模的大小,尤其是床位數和醫院分級,政府財政撥款(公立),醫院服務價格制訂和醫保給付,院長行政級別(公立),醫務人員職稱等都息息相關。

1989年國家發布的《關于實施醫院分級管理的通知》要求一級醫院必須要100張床位以上,三級醫院必須達到500張床位以上。

2)醫保報銷給付存在著嚴重的重住院服務,輕門診和診所服務的現象。醫院作為一個整體在醫療服務中的巨無霸地位牢不可破;而在醫院服務中,住院服務仍然是醫保支付費用的大部分。國家醫保局發布的數字表明,2018年全國職工醫保參保人員醫療總費用12140億元,支付醫療機構(醫院為主)的費用是10495億元,占了86%。其中普通門急診、門診大病、住院醫療費用分別為3123億元、1068億元、6303億元,分別占職工醫保參保人員醫療機構發生費用的29.8%、10.2%、60.1%。

按服務付費和重醫院服務使得醫院的營收和利潤基本上和醫院床位數成正比。院長們的工作重點往往是讓自己的醫院有更多的床位,并讓每個床位無時無刻地躺著患者。 ?在2007年擴張前,鄭大一附院的營收不足7億;擴張十年后的2017年,其營收超過百億。

3)中國的住院率顯著高于美國,住院周期雖然比過去大幅降低,卻仍然是美國的兩倍。美國的住院率近年來逐年下降,2016年為10.3%。而在中國,無論是職工醫保參保人員還是居民醫保參保人員,其住院率都在逐年上升,2018年分別達到18.3%和15.2%。

是喜還是憂?中國人均病床數遠超美國-肽度TIMEDOO

稍加分析不難得出這樣的結論:當今中國高病床數,高住院率,高住院周期和高病房使用率在相當程度上是由以按服務付費為主軸,以住院服務為重點的的醫保支付機制所誘導的,是一種不正常,不能持續的現象;這種不正常的現象帶來了中國有限醫療資源的不合理分配和相當程度的浪費,同時也是中國醫生診所,院外獨立機構,分類分級診療和健康管理難以發展的主要阻礙。

在醫療費用越來越高的今天和將來,要讓國民享受最有效最可及的醫療衛生服務,就必須要嚴肅考慮是否要認真遏制中國病床數的“瘋長”。國家醫保局推行醫院住院服務按“DRG”付費,極可能成為中國病床開始減少的轉折點。對于掌管醫院建立和規模的政府部門來說,是到了嚴格控制醫院,尤其是病床數量審批的時候了。 ?而院長們也應該清醒地意識到(醫院)大和(床位)多將不再是營收和利潤的保障,唯有不斷創新醫療服務模式,加強診療服務整體化和精細化管理,提升醫療服務質量和效率才是良性經營和獲利的出路。

文中表格和其他引用數字除注明外都來自:

Agency for Healthcare Research and Quality (AHRQ), Center for Delivery, Organization, and Markets, Healthcare Cost and Utilization Project (HCUP), National Inpatient Sample (NIS), 2016

American Hospital Association (AHA). Annual Survey of Hospitals. Hospital Statistics, 1981, 1991–1992, 2002, 2007, 2015, 2016, and 2017 editions. Chicago, IL. (Reprinted from AHA Hospital Statistics by permission, copyright 1981, 1991–1992, 2002, 2007, 2015, 2016, and 2017 by Health Forum, LLC, an American Hospital Association Company.) See Appendix I, American Hospital Association (AHA) Annual Survey of Hospitals

Analysis of American Hospital Association Annual Survey data, 2016, for community hospitals. US Census Bureau: National and State Population Estimates, July 1, 2016.

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中國衛生健康統計年鑒1990年-2019年

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2018年國家醫療服務與質量安全報告》

國家醫療保障局:2018年全國基本醫療保障事業發展統計公報

來源:掌上醫訊